1. <div id="bkmze"></div>

            亳州文明網 | 安徽文明網 | 中國文明網

            歡迎來到亳州文明網!

            魅力亳州

            您的位置:首頁 > 魅力亳州
            石大營:渦河岸邊的傳奇村落

            2016-11-25 10:09:00  亳州文明網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渦河出亳州市區后折向東南,在離城區十來里路的地方有一個大彎,旁邊有一個很大的風景秀美的村莊,叫石大營。相傳道家鼻祖鴻鈞道人曾在此開壇講道,曹丕也在這里寫下了膾炙人口的《臨渦賦》,在抗戰時期,石大營村的村民們也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。如今,村民們又自發組織起來,為保護和傳承祖先留下的寶貴財富而奔忙。

            chenay6b161

            臨渦臺  劉恒新/攝

            chenay6b160

            石大營有尚武傳統,但年輕人很少有愿意學的了,老一輩的村民也只在有外人來參觀時演練一下 劉恒新/攝

            chenay6b159

            村民至今還保留著手抄醫書  劉恒新/攝

            chenay6b162

            村中的一口老井,村民稱其為太極井  劉恒新/攝

            chenay6b163

            村民們為石良修建了一座墳墓 蔣加磊/攝

              村里建起博物館

              譙城區譙東鎮石大營村南臨渦河,在渦河岸邊,兩座相隔百米的兩層小樓似的建筑很惹眼,建筑為青磚結構,總面積約一百平方米。這就是村民們自建的博物館,館中展覽有數千件“老物件”,包括貝幣、陶器、五銖錢、玉器等。

              “這個耳杯是漢代的,那時候人們用這個東西喝酒。可惜這個‘耳朵’掉了。”捧起一個橢圓形的器皿,謝書璧仔細地觀察著,話語間透著遺憾。七旬高齡的謝書璧是我市資深考古工作者,曾參與曹氏宗族墓和地下運兵道等重大項目的考古發掘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“里面的物件從原始社會一直到明清時期都有,時間跨度很長,東西也很豐富。”我市資深的考古工作者謝書璧介紹,能搜集到這么多的東西實屬不易,但從文物價值來看,大部分物件的價值并不高,只能達到三級文物的標準。

              村民石強介紹,村里的這個博物館是去年在舊廟的基礎上建起來的,里面的物件大部分是祖上傳下來的,還有一部分是村民從外地搜集的。比如,門口的那個石香爐就是他用一箱牛奶從一個老太太那里換來的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們希望盡自己的努力把老祖宗留下的好東西保存下來。”石強介紹,以前村里有價值的文物很多,但隨著時間推移以及人為地破壞,保留下來的東西越來越少,于是,石強和村民們就決定把他們保存的一些老物件集中起來,建個博物館展示給大家看,“因為這個博物館場地有限,而且安保措施還不太好,很多有價值的東西我們沒敢放進去。”石強介紹,他們手頭還有不少有價值的東西,比如一些手抄醫書,都在另外一個地方存放著。

              村干部石彬介紹,石大營村有7400多人,90%種植的是中藥材。相傳,道教鼻祖鴻鈞道人以及陳摶老祖都曾在石大營設壇講道,村里保存有一口太極井,曹丕《臨渦賦》中“蔭高樹兮臨曲渦”的“曲渦”,也被很多人認為就在今天的石大營村。

              渦水岸邊留名篇

              公元213年,曹操進軍濡須口,攻破孫權江西大營,孫權親率精兵七萬抵抗曹操。兩軍相峙一個多月,曹操見不能速勝,就引軍回到了老家譙郡休整。曹丕、曹植哥倆跟隨曹操也到了老家譙郡。曹丕在《初學記》卷九中作序寫道:上建安十八年至譙,余兄弟從。上拜墳墓,遂乘馬游觀。經東園,遵渦水,相佯乎高樹之下,駐馬書鞭,為臨渦賦。

              “蔭高樹兮臨曲渦,微風起兮水增波;魚頡頏兮鳥逶迤,雌雄鳴兮聲相和;萍藻生兮散莖柯,春水繁兮發丹華。”渦河岸邊出生的曹丕對渦河有著不同的情結,他的這首《臨渦賦》不僅讓人感受到一片恬靜、平和的自然景色,還可領略到飲馬渦河、臨水賦詩的豪情。

              按亳州當地民間傳說,曹丕和曹植倆人都創作了《臨渦賦》。現在曹植的已經不存,僅存曹丕的《臨渦賦》。據傳曹操五十歲那年春天,回鄉祭祖。看到渦河沿岸田園放青,綠樹成蔭,渦水逶迤,蝶鬧蜂忙,曹操樂呵呵地向曹丕、曹植二人道:“數十年戎馬倥傯,所見皆是煙突火冒,尸骨如山,今日返鄉,景色怡然,別有一番風采。你們二人每人寫一首《臨渦賦》如何?”二人欣然從命。

              眾人回到府宅,曹丕、曹植各回書房磨墨鋪紙,提筆構思。曹丕寫了又涂,涂了又寫,總不滿意。于是,他心生一計,連忙走到曹植書房中,“小弟,賦寫好了嗎?我看看寫得怎樣?”曹丕拿起詩稿看了一遍,果然寫得好。但他卻故作吃驚地說:“咱倆怎么不謀而合,寫得一樣?這真是一娘同胞,學出一師啊!”曹植也覺奇怪,就說:“哥哥寫的呢?讓我也看看。”曹丕說,“沒帶身上,我拿來你看。”說罷,轉身回房去拿。原來曹丕有過目不忘的記憶力,曹植寫的詩,他已背了下來。回到房中,他提起筆來,“唰唰唰”將曹植的詩稍加改造,錄在紙上。他拿起詩稿,給曹植去看。曹植一看,果然相差不多。但是,他見紙上墨跡尚濕,豁然明白了,就說:“哥哥,既是一樣,就不必都拿去給父王看了。請你代我向父王請罪告免,就說我身體不適,不能寫了。”他說罷,將自己寫的《臨渦賦》撕了。

              曹丕拿了詩稿直奔書房去了,把曹植的話說了一遍,曹操甚為婉惜,說:“將你寫的念給我聽聽吧。”曹丕便將“蔭高樹兮臨曲渦”這六句念道出來了。曹操聽了,甚是贊賞。從此,曹操覺得曹丕的才華不弱于曹植,而對曹植的裝病,倒頗有幾分生氣。

              石良后人建村莊

              除了曹氏父子,石大營還和明朝開國大將石良有著密切的關系。

              石大營的居民基本都是石姓,根據祖上口頭相傳,石大營人認為自己是明朝開國大將石良的后人,石大營就是從明朝時的軍隊駐地發展成的村莊。

              石良,生于1319年,卒于1394年,安徽宿松縣新安杜溪村人,“天資果勇,智略老成”。在元末明初動亂之時,他率眾組成一支隊伍,制遏眾寇,保境安民。1363年,朱元璋和陳友諒為爭奪南部中國在鄱陽湖進行決戰,歷時37天。石良率援軍攜糧草加入了朱元璋的部隊,為朱元璋平定南中國立下汗馬功勞,特別是石良取得同安、舒城大捷之后,朱元璋極為高興,據說曾許諾待平定天下之后封其為宰相。

              定都南京之后,朱元璋不僅沒有兌現諾言,僅封石良為武德將軍,而且濫殺功臣。石良“知天命而識時務”,毅然上表請求引退。

              1369年,石良被明太祖朱元璋敕封為武德將軍英武衛管軍正千戶,鎮守亳州,他的部隊大都駐守在亳州城東渦河東岸,即今天的石大營一帶,后調駐到鳳陽一帶。

              根據長期關注這一帶歷史的民俗學家李紹義分析,明朝初年,由于北方還不安定,明朝中央在軍事上對北方的防御很重視,而亳州又是鳳陽的西北門戶,所以派心腹大將駐守是很有必要的,而石大營一帶距亳州城有十來里路,軍隊駐扎在這里可以隨時支援城里,防御來自北方的敵人。

              1381年,石良的長子石鏡來亳世襲千戶,就在當時的駐地安了家,其子孫后來也都定居在那里,出了不少人才。由于地處渦河彎曲部,所以就叫渦曲村。據后來出土的墓碑記載,渦曲村在清朝初年時也有軍隊駐扎,就是在那個時候開始改稱為石大營。

              斬匪抗日英氣存

             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,石大營保持著尚武的傳統。不論男女,都可以學。民國時期,石大營出了一位能文能武的人物,叫石興坦。由于個人的影響力,石興坦被任命為民團團長。但石興坦和當時其他的民團團長不一樣的是,他思想開通,體恤民情,在他當民團團長的二十多年間,為了父老鄉親,多次帶領親族打擊土匪,抗擊日本侵略者,其家庭先后有三人為剿匪和抗戰獻身。

              在石大營村外的渦河邊上有一個地方被當地人稱為殺人溝,又叫斬匪溝,據說就是當年石興坦斬殺土匪的地方,石氏家族委員會專門在這里立了一塊碑。解放后,當時亳縣各地的民團團長都被人民政府收審鎮壓,石興坦也被收審,但正是因為他打擊土匪,為國共合作服務過,石興坦被宣布無罪釋放,后來于1959年病逝。

              在抗戰期間,石大營也出了一位令人敬仰的抗日英雄,名叫石振玉,他是玄門鴻鈞老祖拳的傳人,是亳都觀的道長。1939年,日本兵在石大營太極磨盤街燒殺搶掠、挖墓盜寶。石振玉率村民奮勇抵抗,并用石家拳打死一個日本軍官,日本兵也槍殺了石振玉。為紀念石振玉,石大營村的村民為他立了一塊碑。

              如今,石大營村會武術的人越來越少,習武的人在慢慢老去,年輕人不愿意再吃這份苦。石繼峰好不容易才把石德民等老哥幾個喊到一起,把以前的功夫再練練。

              “拐子表演來了!”隨著一聲吆喝,一位老者拿著一對拐子和另外一位老者對打起來,只見這對拐子上下翻飛,或擋或刺,十分靈活。“只有我們石大營才有這種武器,其他地方都沒有。”村民石繼峰說,話語間透露著自豪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看我這踢腿怎么樣?”說著,61歲的石英來了個利索的騰空半轉身,手拍腳面“啪”的一聲脆響,引來周圍一片喝彩聲。“老了!練不動了!”石英笑著連連擺手,稱早已沒有了當年的風采。

              在兵荒馬亂的歲月,練武不僅可以防身,還是謀生的手段。石大營村的村民們曾走遍大江南北,靠賣藝養家糊口。“稍子一搖是招牌,四面八方請客來,請到客來把拳亮,請不到客來稍子晃……”石繼峰依然能清楚地記得賣藝時的唱詞,“那時候練的都是真功夫。現在生活太平了,練武的就越來越少了。”(蔣加磊)

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李飛

            金7乐三不同

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bkmze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bkmze">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