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iv id="bkmze"></div>

            藥都好人

  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 > 藥都好人
            渦陽縣楊成良:深夜拾錢包苦等失主 拒酬謝彰顯風格

            2018-10-10 15:18:00  亳州文明網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人物簡介:楊成良,男,1957年10月出生,家住渦陽縣城關街道新城社區楊樓居民組,是一個本本分分,靠著打工養家糊口的農民。

              事跡簡介:2018年7月28日晚上10點多鐘,渦陽縣新城社區的居民楊成良,在家附近撿到一只女式皮包,楊成良心想,可能失主并沒有走遠,于是決定在原地等候失主,可誰知,在當晚和第二天苦等數小時后,就是不見有人過來認領。楊成良只好尋求社區的幫助,最終在社區干部的幫助下,找到了失主周麗麗。面對周麗麗的重金酬謝,楊成良當場拒絕。他說:“拾到錢包一定要歸還,不然自己的良心不安,這是個人的道德問題。”

              正文:

              為歸還錢包深夜苦等失主

              2018年7月28日晚上10點多鐘,家住渦陽縣城關街道新城社區楊樓居民組居民楊成良,按照自己的生活習慣,到附近的干溝健身廣場去活動活動筋骨。正在鍛煉的時候,看到身邊的健身器材上掛著一只女式皮包,楊成良估計包的主人可能是在附近散步,一會就會來取,可等了一個多小時也不見人影。快到夜間12點的時候,鄰居小周下夜班回家,楊成良就喊住小周一起打開皮包,包內共有現金2280元,銀行卡數張,另有身份證,駕駛證等重要證件。夜深人靜,小周勸楊成良先把皮包拿回家,等第二天找新城社區工作人員協助尋找失主。

              一夜輾轉,楊成良怎么也睡不著,天不亮就又來到健身廣場守候,希冀失主前來尋找,又等了兩個多小時,還是不見有人過來認領,楊成良就主動找到社區干部李燕鴻家,希望社區干部幫忙尋找。李燕鴻打開皮包后,仔細搜尋,發現了一張身份證,后經查詢發現是干溝居民馬大龍的妻子周麗麗。因為社區干部經常走家串戶,甚至誰家灶臺朝哪都掌握得清清楚楚。于是,李燕鴻帶著楊成良來到周麗麗家,問周麗麗要身份證,周麗麗以為需要登記身份信息,忙著去找皮包,這才發現自己的包不見了。

              拒絕失主酬謝

              原來,28日晚上天氣涼爽,每天忙著理發店工作的周麗麗早早地關了門,帶著孩子到廣場玩,隨手把背在身上的包掛在旁邊的健身器材上,然后挨個做各種健身活動。后來小孩鬧著要回家,周麗麗就匆匆忙忙地帶著小孩離開了廣場,洗漱后就上床睡下了。這要不是社區干部和楊成良來問,她都不知道自己錢包丟了。

              聽社區干部說楊成良拾到皮包后等了那么長時間,周麗麗很是過意不去,急忙從錢包內抽出一沓百元鈔票,塞給楊成良表示感謝,被楊成良當場拒絕。他說:“拾到錢包一定要歸還,不然自己的良心不安,這是個人的道德問題。”

              多次拾金不昧

              據楊成良回憶,1992年初冬時節的一個晚上,楊成良當時是一名貨車司機,在路過一個檢查站的時候,檢查站前排了好長一溜貨車等待檢查,司機們懷著忐忑的心情下車來回打聽前面的情況,黑暗中楊成良感覺腳下被什么東西拌了一下,隨手撿起迎著燈光發現是一個皮包,楊成良慌忙交給檢查站,讓交警協助找尋失主,楊成良也因此受到免除50元罰款的獎勵,順利通過檢查站。

              2001年,楊成良母親剛去世不久,楊成良在蘇州一家夜總會打工,一次收拾包房時撿到一支白金筆,看上去非常精美,楊成良主動交給了崔姓老板。后來,失主前來尋找,本來不抱什么希望的,據說價值16萬多元。失主當場拿出1萬元要答謝楊成良,被婉言謝絕。

              一位斗大的字不識一升的本分農民,一位靠打工養家糊口的居民,在拾到現金后不為所動,并執著地守候在原地,心里一直在想著:失主該多么著急啊!在物欲橫流的今天,楊成良淳樸的思想可能會被一些勢利小人視為“腦瓜不開竅”,但他卻從另一個側面反映出渦陽這片道德沃土浸潤出的道德光華。

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李飛

            金7乐三不同

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bkmze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bkmze"></div>